朴树:上半场功成名就下半场转身离开

时间:2019-09-08  点击次数:   

  怪姐最近发现,因为《乐队的夏天》,半隐退的朴树再次回到大众视野,身边的很多95后、00后纷纷开始听起了朴树。

  曾因为一首《白桦林》红到街知巷闻,上到广场大妈下到六岁小孩没人不认识他。

  从1996年至今,23年来只发过三张专辑、几乎不参加综艺节目,就是这样一个长时间“消失”的朴树,却让两代人心生向往,坚持等待。

  2016年,不太露面的朴树罕见地现身《跨界歌王》总决赛,作为助阵嘉宾与王子文合唱了一首《那些花儿》。

  台下观众被他过于诚实的回答逗得直笑,“朴树很穷”迅速登上热搜,此后在关于朴树的都市传说中,“穷”成为了绕不过的一个梗。

  朴树原名濮树,1973年出生在高知家庭,他的父母都是北大教授,父亲濮祖荫是我国“双星计划”发起人之一,妈妈刘萍则是中国第一代研究计算机的女工程师。

  出身于这样的家庭,朴树从小在经济上就不短缺,但他在学业上的压力一直很大,小升初时,朴树因为0.5分之差落选北大附中,直接导致他患上了“青春忧郁症”:差3分就到变态那档了。

  于是在二十世纪的尾巴,全国人都认识了朴树,他披着凌乱的长发,穿着普通的外套和牛仔裤,一脸漫不经心又四肢僵硬地唱着忧伤的《白桦林》。

  随着春晚的登台,朴树在一夜之间红遍大江南北,《我去2000年》卖到了30万,2003年发布的第二张专辑《生如夏花》,更是奇迹般地卖到了100万。

  2007年参加综艺节目《名声大震》,朴树头包红布,扮成《加勒比海盗》里的杰克船长在舞台上又唱又跳,直接导致了朴树的情绪崩溃,患上了严重的抑郁症。

  也是在此之后,朴树彻底逃离,几乎销声匿迹。后来在朴树发布的长文《十二年》中,他首次袒露离开的原因:

  “从一开始,就厌恶这个行业,并以之为耻。电视上的明星们令人作呕,我毫不怀疑我会与他们不同。后来,与这行业若即若离的那些年,被裹挟着,半推半就着往前走,边抗拒边享受着它给予我的恩惠。钱,名声。一度沾沾自喜,而且颇有些年迷失其中,沉湎于享乐,无力自拔。直到老天爷收走了赋予我的所有的才华和热情。”

  娱乐圈是一个精致的名利场,大家向往它、追逐它,但这更是一个斫丧性灵的地方,越有天分和才华的人,斫丧得越厉害。

  朴树也曾享受过名利带来的欢愉,直到他发现一切的名利,都是用才华、诚意和尊严换来的。

  于朴树而言,世间所有的名利都不值得他放弃自我,于是他抛下一切虚情假意,背上吉他带着初心,头也不回地逃出了娱乐圈,连一句像样的告别也没有。

  第二次登上热搜,是#朴树 线月,朴树参加了综艺节目《奇遇人生》的录制,并因为拧巴的性格引起了一波讨论。

  这趟和阿雅的古巴之旅,朴树从出发到半程都处于一种抵触、消极的状态,出发前就直言不讳自己后悔了。

  古巴的异域风情、传奇人物的故事、甚至是热情洋溢的音乐,统统不能激活朴树。

  节目组安排的一场摩托车游车河更让他当着镜头发泄怒气:“你们说,想让我舒服,其实我不舒服。你们说,想让我自在,我没法自在。

  ”如果换了其他明星,大概早就被dissX言X语了,但就因为他是朴树,大家理所当然地接受了

  因为这是一种不加任何掩饰和伪装的表达,人们接受并不是因为喜欢朴树的情绪化,而是愿意为这种真实鼓掌。

  在经历了曾经的抑郁后,朴树开始坦然地拒绝,格格不入地在娱乐圈生存,喜怒哀乐皆不掩藏。

  他在节目中“开心打脸”,前脚还在排斥搭乘摩托车,后脚就开始向所有人疯狂安利。

  也曾在访谈中直言某电影毫无诚意,配不上他的歌,即使这部电影的制片之一是他的朋友。

  最新的“战绩”,是在录制《乐队的夏天》中,半程突然退场,任性地回家睡觉了。

  朴树这种行为,当然是“不职业”的,但这也恰恰是朴树最珍贵的地方,他不再对娱乐圈下跪,不伪装自己的混蛋,不掩藏自己的矫情,娱乐圈再也找不到这样的明星,镜头前如此坦然地暴露真实。

  近些年来,朴树的隐退、抑郁、贫穷和乖僻,每一个标签都让他被逐渐神化,大众塑造他为文艺男神,媒体也将他包装成一个高逼格的象征。

  他守望“贫穷”,拒绝被名利左右、拒绝和娱乐圈产生任何功利的关系,所以选择消失在公众视野,回到自己的精神世界里,拥有了无限的财富和自由。

  很多人羡慕朴树出走半生,归来仍是少年。但朴树却不这么认为的,他说,“不是我过于少年,而是其他人都提前老去了。

  朴树总让我想起《麦田里的守望者》,17岁的霍尔顿在离经叛道中固执地守护青春,他梦想成为一个“麦田里的守望者”:在一个没有大人的麦田里,几千、几万个小孩在其中做游戏。而霍尔顿就站在悬崖边守望着,要是有哪个孩子往悬崖边奔来,他能把他们捉住。

  霍尔顿最终败于现实,留下了一个前路迷茫的17岁。但朴树却成功了,他在《我去2000年》中唱着:

  我为你来看我不顾一切我将熄灭永不能再回来在2017年的《猎户星座》中,归来的朴树依然唱着:

  只有奄奄一息过那个真正的我他才能够诞生朴树的歌词简单、朴素,却是我们心中对自由、对青春最浪漫的想象。

  二十六年来,不断有人爱上朴树,不仅仅是因为他活得肆意,更是因为他把灵魂中对自由、对青春的守望,全部倾注于歌曲中,我们无法像他那样活得纯粹而简单,却能依靠他的音乐守住心中的那片自留地。

  凡本网注明来源: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中,转载请必须注明中,。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。

 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,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,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,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,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。

  如涉及作品内容、版权等问题,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,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。香港六彩开奖结果